澍浅

鱼淮袖:

挺奇怪的,我喜欢的小男孩都命不太好,永远在情况好像变得好转一点点了的时候突然被各种各样的谣言和流量拿来消费。


闭关修炼专心做音乐的时候我身边的路人都开始对他改观,然后被莫须有罪名和烂桃营销拿来买热搜赚眼球。


辗转成功出道见面会,被关掉话筒尴尬一笑好像事情也能那样揭过。


卫视喜欢他多请他上节目,源头文件就掐掉他上上星综艺的资格。粉丝欢天喜地为他庆祝,一地鸡毛之后还要受他安慰。


分明也是高位在线流量过人的帅哥,却总要一人奶全团还少镜头。差劲公司唯一博眼球的方式,就是不断地溜综艺。


被节目要求改过词、被原公司吸过血、被助理无理对待过、打一出生就在被编料、明明是受伤的人总被倒打一耙、所有特色都是衬托队友的垫脚石、流言跟前百口莫辩、争是挑事不争是太糊、做不好是不配做得好是独吞、永远有人在比较他、唱衰他、消费他、妒恨他。


我喜欢的男孩子们总在被误解,被冷藏,被不公平,被外界打造成乌漆抹黑的形象,被人定一条凄惨的不堪的未来。


但我最开心的是他们依然是很优秀的人,用自己的光芒在一地污秽里开出小小的花来。


无需辩驳,世界的坏就是肯定他们优秀的好,纵使这样,他们依然肯不动声色洗掉所有黑暗,最终乖乖的钻进你心里。


前路漫长又怎么样呢?这隧道太久远,列车呜咙,旁人冷眼,但陪你一路颠簸就是了。


永远太长了,但这几个小朋友,一点时间,一点耐心,无非就是陪伴,我还给得起。


真诚无法解释所有的误解,阴雨天气终究难以避免,前行吧朋友,你爱的人总会被时光温柔以待。哪怕回敬百分之一也好。